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

抖音做外卖,少了骑手可不行

2024-05-13 10:01   作者:佚名

文/孙鹏越

编辑/大风

抖音外卖?这个略有些魔幻的名词,正在一点点变成现实。

据钛媒体报道,抖音将在3月1日全面上线外卖业务。随后抖音官方回应称,后续将视试点情况,考虑逐步拓展试点城市,目前无具体时间表。而在此之前,抖音外卖业务已经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试点,已开放商家入驻。普通用户在抖音搜索“外卖”就可以获取外卖入口。

同时,字节跳动招聘官网已挂出外卖商品高级运营经理、外卖行业解决方案运营、餐饮直播达人运营高级经理等相关职位。

任何一家公司都无法忽视掉抖音庞大的流量,一时间外卖赛道开始风起云涌。

代理商,生产队的驴

抖音光招募运营人员,却没有提及外卖O2O赛道最基础也是最难落实的配送骑手,这不由让人对抖音外卖的发展捏了一把汗。

面对骑手问题,抖音选择和快递企业联手,在2022年12月与达达、顺丰同城、闪送达成合作,为抖音生活服务商家提供“团餐配送”服务,计划逐步实现团餐“全城平均1小时达”服务。

据抖音披露的外卖信息显示:目前抖音外卖可以送全城,商家可以自主选择配送范围,最高可达到15公里;配送服务费为起步价+里程加价+时段加价+其他加价。

虽然抖音“团购配送”的时效性几乎已经与普通外卖相当,但快递员能否一边送快递、一边送外卖,实现两者兼顾呢?这不由让人心生疑问。

而行业龙头美团外卖和饿了么,在骑手运营上明显领先了一个身位。



美团外卖和饿了么并不招募外卖骑手,而是通过发展代理商,再由各地区渠道主管对旗下代理商进行管理。

这种“外卖代理商”可以说是一种空手套白狼的模式,代理商需要为平台招募骑手、开拓市场,人力成本的风险全都在代理商头上。而平台们仅仅只需要将部分外卖费、商户抽成分给代理商。

据了解,根据城市规模、经济水平、人口数目不同,美团将代理区域分为A、B、C、D、E几个档位,代理E级区域,还要起码向美团收取7万元保证金,而A级代理的保证金则增加到20万。

除了保证金之外,代理商还需要接受平台制定的KPI,也就是交易额指标。交易额的指标是需要用户+商户+配送人效+补贴率等各项指标共同支撑的,其中的商户上线营业是需要总部审核。

根据《美团外卖代理商行为规范》,每个月代理商会有相应的 KPI考核指标,80 分为合格。不合格代理商很可能会需要以周为单位进行整改,两次整改不合格则会被严重警告,三次严重警告即将被清退。

面对市场竞争,外卖平台往往会推出外卖红包,也就是商家补贴。平台考核补贴分两部分:一部分商家补贴,商家让利;另一部分是代理商补贴,代理商出钱给商家做活动。

大量代理商为了完成KPI,被迫自己掏钱补贴,至于补贴以后代理商还能获得多少利润,这就不是平台考虑的范围。甚至一些区域如果出现订单量下降,平台就会强制要求代理商自己贴钱补贴,连续几个月不配合的代理商就会被清退。

外卖平台还会对代理商的物料采购进行考评,代理商须要向平台指定商户订购骑手的服装、雨衣、配送工具等物料,而且添置收据也属于考评部份。平台要据此推测代理商的骑手人数、业务规模。

招聘骑手为平台开拓市场、付骑手薪资、自己掏腰包补贴、还要完成外卖平台的KPI……外卖代理商就像是生产队的驴,被一根胡萝卜引诱着一圈圈拉磨。

骑手,外卖的基本盘

2021年8月,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单日订单峰值突破5000万单;仅过了一年时间,平台餐饮外卖的最高日订单量已超过6000万单,且用户的季度消费频率创下历史新高。

庞大数据的背后,就是日益增多的外卖骑手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:截至2021年底,我国灵活就业规模达2亿人,其中外卖骑手数量达到1300万人。

随着外卖员群体规模不断扩大,外卖骑手的种类也在不断细化。

专送:全职外卖骑手,需要每天准时准点打开上下班,但车子和装备都由公司配齐或缴纳租金租赁,系统自动派单数量最多,属于最专业的外卖骑手。
众包:兼职外卖骑手,时间自由,区域相对自由,哪里的单都可以接,可以随时选择下线或者上线,但车子和装备需要自行购买。
乐跑:时间久一点的兼职,一个星期一签约,薪资一个星期一结算,要求每天至少在线6个小时以上,由第三方的劳务公司来具体执行和管理的。
同城:上班族的兼职,不用排班,随时打开app跑单,自己抢单的派送,只要完成任务量最低要求就能拿到收入;
畅跑:从众包骑手众升级而来,可以自由决定工作时间以及与难度匹配的定价机制,但是不允许拒绝订单,不管平台派单多远都必须接受。



为什么骑手分类如此复杂?就是原因平台要区别对待。

虽然外卖骑手打着“兼职”“时间自由”来招聘,但是兼职的骑手派单量远远少于全职骑手,从而让高峰期、订单距离远、恶劣天气下依然有骑手可以派送。

外卖平台对于外卖骑手的管理力度也足够强硬,制定各种罚款指标,如:差评、超时、提前点送达等。

大量的处罚规定鞭策着骑手们一路狂奔,甚至为了赶时间而闯红灯,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。而一旦出了交通事故,因为没有和外卖平台签署劳动协议,平台就无需承担责任。

随着外卖骑手人数的逐年上涨,按照外卖平台的规划和标准,每一个城市都划分成了若干个配送区域,由不同的外包代理商负责,其隶属的外卖站点负责区域内的实际配送工作。

外卖平台给代理商下KPI、代理商再给站点下KPI、站点再给外卖骑手下KPI……一整个大鱼吃小鱼、小雨吃虾米的内循环。

外卖,是个好生意

不论是代理商、还是外卖骑手,抖音都不是已经运营数年的美团饿了么的对手,但本地生活的市场真的太广阔,让抖音很难不心动。

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预测:中国外卖行业市场规模从2012年到2021年翻了50倍,外卖增幅高于餐饮行业整体水平,外卖用户规模已经超过了5亿人;2022年中国外卖餐饮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9417.4亿元。

即将突破万亿市场的外卖赛道,无疑还没有到达它的天花板,进入后疫情时代,外卖市场渗透率将会进一步提升,行业市场规模将会持续扩大。



虽然市场广阔,但百度外卖的前车之鉴犹在,哪怕是百度外卖曾在白领市场的占有率排名第一,都无法抵抗住美团和饿了么,最终在2017年8月以8亿美元的价格卖身饿了么。

据36氪报道:抖音2023年外卖业务GMV目标为40亿,仅占整个餐饮团购项目的5%。可见抖音也对挑战美团饿了么,并没有太大信心。

治大国如烹小鲜,抖音外卖这口热汤,现在还远远不到熟的时候。

同类文章推荐
电竞圈恶霸全文阅读_1
实用旅游英语大全(上)
视频课堂必备!惠普星Book Pro 14锐龙版智能AI提升在线学习体验
抖音入局本地生活外卖,会让市场更卷吗?
如果初中毕业去哪留学比较好?哪些国家是不错的选择呢?
甘肃提升服务增效能 优化营商大环境

咨询登记

平台注册入口